首页
> 法律援助 > 典型案例
 
维权多磨难 法援暖心田

发布日期:2017-07-20访问次数: 字号:[ ]


【案件类型】民事

【案由】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受援人】李某某

【非受援相对方】程某某

【援助机构】历下区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人】山东众英律师事务所张海宁律师

【案情简介】

  一、受援人基本信息

  受援人李某某的父母在其1岁时离异,李某某由父亲抚养,母亲离异后返回平阴县,之后一直未尽抚养义务,李某某6岁时父亲去世,9岁时爷爷去世,之后便由姑姑李女士抚养,但一直未进行监护人的变更。

  李某某在将涉案房屋出租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直至2015年1月,济南市救助站救助李某某之后联系受援人母亲,其母亲作为法定监护人明确表示不尽监护义务后,才与李女士取得联系。此时李某某因精神分裂症在济南优抚医院治疗。李女士后与李某某及救助站沟通后得知李某某在失去联系的七年中曾被劳动教养,并曾多次被救助站救助,并了解了李某某无家可归的真正原因是房屋被程某某非法占有。

  二、受援案件基本信息及受援人基本诉求

  受援人李某某与程某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系李某某姑姑李女士在通过居委会协调无果后,主动找到历下区法律援助中心请求援助,希望通过法律程序为李某某要回房屋。援助中心于2015年424日将本案指派至山东众英律师事务所,张海宁律师接受律所指派具体承办本案。

  接受指派后,律师与李女士多次沟通,确定本案基本案情:李某某与程某某于2007年118日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书,将其所有的位于济南市历下区青后小区一区1号楼6单元303号的房屋租赁给程某某,租赁期限自20071120日至20091120日,每月租金500元。合同签订后,程某某仅支付20071121日至2008920日共1 0个月租金计5000元,租赁期限内2008921日至20091120日共14个月租金未付,之后也未支付分文租金。根据房屋租赁合同书的约定,租赁期限已于20091120日到期,李某某未与程某某续租,但程某某无正当理由长期占有使用涉案房屋至今,严重侵犯了李某某的合法权益。

  在与李女士确定诉讼思路后,其最终提出以下六项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书;2、判令被告返还非法占用原告位于济南市历下区青后小区一区1号楼6单元303号的房屋;3、判令被告立即支付房屋租赁费7000元(房屋租赁期限内20071121日至20091120日未付部分);4、判令被告立即支付自20091121日起至2015420日止(共65个月)的逾期腾房占有使用费78000元,自2015421日起至腾房之日止的占有使用费按每月1200元继续计算;5、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6、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承办过程】

  三、受援案件经历的诉讼程序

  1、第一次程序:(2015)历民初字第1188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

  代理人接受案件指派后,与受援人姑姑李女士多次在众英所研究具体案情,并调取了案件证据材料,确定代理思路,代理人建议李女士首先进行宣告公民限制行为能力人的特别程序,确定是否需要监护人起诉后再行立案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李女士因急于立案,通过历下法院立案庭协调后直接以李某某为原告、李女士为监护人的身份于2015年525日立案。2015715日,历下法院作出(2015)历民初字第1188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在未经法定程序认定李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前,李女士无权以监护人身份代表李某某提起诉讼,驳回了本案诉讼。

  20158月10日,李女士领取了历下法院作出(2015)历民初字第1188号民事裁定书,在未经法定程序认定李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前,李女士无权以监护人身份代表李某某提起诉讼,法院驳回了本案诉讼。

  2、第二次程序:(2015)历民特字第26号宣告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

  在第一次诉讼期间,立案庭法官也认为应首先进行宣告公民限制行为能力人的特别程序,确定是否需要监护人起诉后再就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进行审理,并于2015年623日协调受理了以李女士为申请人的宣告李某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件作为前置程序。但因李女士系李某某的姑姑,不属于有权申请宣告公民限制行为能力的近亲属范围,本案于2015715日被驳回。

  3、第三次程序:(2015)历民特字第38号宣告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

  经上述两次程序后,李女士通过平阴县平阴镇南村村村委会协调李某某的母亲杨某在相应的授权委托手续及起诉书、宣告限制行为能力申请书上签字,最终还是按正常法律程序起诉。

  本次程序以杨某为申请人申请宣告李某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山东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124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李某某患精神分裂症,目前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历下法院于2015122日作出(2015)历民特字第38号民事判决书,宣告李某某为民事限制行为能力人。

  4、第四次程序:(2015)历民初字第2887号返还原物纠纷

  经前置程序后,本案于2015年129日以李某某为原告、杨某为法定监护人提起诉讼。

  在庭审中,被告提交的租赁合同书中注明有“两年房租全清”、“2009.11.20至2014年止5年房租认清”的字样,该字样为被告后期自行添加,律师建议对该字样申请司法鉴定。另被告手中虽然有李某某于200911日出具的7000元欠条一张,并写明到期不还房屋自动放弃,但该欠条显示的是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与本案不是同一案由,如被告未提起反诉,则应另案处理。

  李某某被济南市救助站救助后,因自己房屋被被告非法占有,导致一直在济南市优抚医院接受救助,无家可归。鉴于李某某与被告之间房屋租赁合同早已到期,未再续租,被告已无合法占有的理由,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原告的生活,且被告有先行腾房的履行能力。故律师建议请求法院依法就第二项诉讼请求裁定先予执行。

  在庭审后,律师向李女士充分告知了不进行鉴定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并向其解释了目前司法实践中先予执行的难度较大。律师建议两种解决方式:1、不进行笔迹鉴定,告知法院就现有证据直接判决,但在租金请求上会有损失;2、申请法院先予执行,先就房屋为李某某争取过来,后再就租金等继续诉讼过程。因李女士不愿再将案件往后拖延,综合考虑后选择了第一种快速结案的方式。

【承办结果】

  20164月14日,历下区法院作出(2015)历民初字第2887号民事判决书,支持了李某某的基本诉求。李女士表示认可法院判决。

  判决已于2016年55日生效,已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完毕。

【案件点评】

  一、本案程序上方面

  因为受援人患有精神疾病,援助律师建议先通过法院确认其行为能力,是否具有独立参与诉讼的资格,如果确认了受援人是限制行为能力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还需确定监护人,现在受援人母亲尚健在,其母亲不管是否尽了抚养义务,其在法律上仍然是受援人的监护人,宣告限制行为能力人的程序需要由受援人母亲来提起,后续的诉讼程序都要经过其母亲的签字确认。

  本案之所以经历了前两个程序,原因在于受援人法定监护人即其母亲自离异之后便没有再履行监护义务,拒绝在起诉书及授权委托书等相应诉讼文书上签字,无法以监护人名义提起宣告限制行为能力人及腾房纠纷的程序。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七条之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一)配偶; ()父母; ()成年子女; ()其他近亲属; ()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精神病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精神病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裁决。没有第一款规定的监护人的,由精神病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受援人母亲仍健在,是受援人唯一的监护人,而在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即使监护人不履行监护义务,居委会及法院均无法另行指定监护人,受援人的姑姑想要以监护人身份参与诉讼在法律上存在障碍。因此,虽然受援人的姑姑通过信访等途径在法院协调立案,但法院仍驳回了前两个程序的诉讼。

  在经历前两次程序后,援助律师建议受援人姑姑通过受援人母亲所在的居委会协调,最终取得了受援人监护人的授权,诉讼程序得以正常进行。

  二、本案实体方面

  本案案由虽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但受援人主要诉求是要求被告腾空涉案房屋,另适当主张租赁费及房屋使用费。在受援人提供的房屋权属信息中明确受援人为该房产的单独所有人,且房屋租赁合同早已到期,其要求解除租赁合同合同并要求腾房的诉讼请求完全合理合法。

  关于房屋租赁费及房屋使用费的诉求主要牵涉诉讼时效问题:受援人在将涉案房屋出租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直至2015年1月,被济南市救助站救助后,才与姑姑李金鸾取得联系。此时李乾坤因精神分裂症在济南优抚医院治疗。李金鸾后与受援人本人及救助站沟通后得知李金鸾在失去联系的七年中曾被劳动教养,并曾多次被救助站救助,并了解了李乾坤无家可归的真正原因。因此,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之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应自原告监护人知道其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即自20151月起计算,因此,诉讼请求未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先予执行问题:受援人被济南市救助站救助后,因自己房屋被被告非法占有,导致一直在济南市优抚医院接受救助,无家可归。鉴于受援人与被告之间房屋租赁合同早已到期,未再续租,被告已无合法占有的理由,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受援人的生活,且被告有先行腾房的履行能力。因此,受援人请求法院依法就腾房诉讼请求裁定先予执行不存在法律障碍。

  法律援助中心有针对性的指派承办律师,亦通过律师的辛勤工作与高超的诉讼技能,使该合同纠纷得到最完满的解决。本案办理的过程错综复杂但也充分体现了政府各有关部门,尤其是法律援助中心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怀和无私帮助。被援助人李某某及其姑姑,以法律援助方式,不仅最终解决了困扰多年的租房合同纠纷,也解决了李某某的监护权问题,在其姑姑照顾下,李某某今后将不再流落街头,开始了新的生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